美文掬粹(1)——杨小彦:【无边的内心黑暗】(摘选)  
2017-05-20 17:18:25
  • 0
  • 54
  • 137

 “ 人心这座迷宫,有着无边的黑暗。 

1938年,被誉为具有钢铁意志的斯大林,同意让全体政治局委员见见那个可怜的季诺维也夫,看看他是如何为了使自己免遭屠戮的命运来求情的。欣赏一个垂死之人的无望挣扎,也许更能获取快感。又有谁能窥透这快感的底线在哪里?季诺维也夫来了,他气色不好,精神委顿,面色苍白。可怕的审讯和严重的哮喘病把这个曾是列宁的亲密战友、国际共运的著名领袖、共产国际的主席、口若悬河的理论家折磨得不成人样。季氏除了申辩自己从来就没有反对过斯大林外,他还暗示,当年列宁逝世后,他是如何为了保全斯大林的政治生命,严重的违反了列宁的遗嘱,同意斯大林继续担任总书记的。那段历史,可是斯大林本人最为灰暗和永远难忘的日子。不过,此时的总书记已经不需要担心什么了,他已经拥有足够的权力去进行报复,去把列宁的近卫军一个个赶尽杀绝。这个历史上少有的暴君胜劵在握,胸有成竹。所以,他只是哼了一声,不经意地说道:那是狗一样的感情!

  这是一句威胁,更是一句极端藐视的警告。季诺维也夫没有办法了,他只能提出,如果按照斯大林的要求,在公开审判中无情地羞辱自己,党应该保全他的生命。斯大林听完,竟笑着对周围的政治局委员们说:你们看,他居然还要向党讲条件!党在他心目中原来是可以讲条件的对象。

  斯大林的意思很明白:党是神圣的。

  这个由斯大林操纵的党真的是神圣的么?当季诺维也夫嚎叫着被拖向地下室处决时,他不知是否还认为党真的是神圣的。党这个时候成了斯大林的内心写照,成了无边黑暗的唯一象征。

   ······。

  1917年十月革命的时候,几乎没有谁会认为斯大林能够成功地接掌列宁所留下来的政治遗产,更没有谁能看透这个人的内心世界。列宁临死之前对斯大林肯定有所觉察,但已经晚了。况且,列宁究竟觉察到什么程度,至今仍是一个历史之谜。这一点很像列宁写遗嘱,谁也猜不透其中的动机究竟是什么,为什么他对谁都既有好话也有坏话。

  历史经过了近一个世纪的淘洗,我们才清楚地看出,只有斯大林对人不存在任何指望。我说的是任何人,包括”敌人“和”同志“。他没有道德感,对成功和失败不存在丝毫的侥幸。

  他一开始就把身边所有的“同志”视作敌人。只有他目标明确,手段彻底,不留情面,一意孤行。权力是他唯一的对象,任何代价都在所不顾。至于为这权力所作的“理论包装”,那是对别人的。斯大林的内心世界的深邃与曲折,无边无际。所以一开始他就是权力斗争的胜利者。

  心存侥幸的人是不配角逐权利的,只有无边的内心黑暗才能奠定胜利的基础。”

  (原文载【随笔】2008年第5期)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7·05·22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