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文掬粹(9):读史鳞爪(一)
2018-08-20 16:54:22
  • 0
  • 12
  • 34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  文字狱的功劳

    某公有高论:“清代文字狱有利于社会稳定。”想想颇有道理。

    清帝感受最深,可证之。诏曰:扬州十日,嘉定三屠,只能解决暴民武装反抗问题,思想反抗,只有靠文字狱。有此利器,则必万马齐喑,无人敢恶攻我大清。“清风不识字,何必乱翻书”,如此讥笑我大清,岂能不严办?办得文人们学乖了,服帖了,甘心当奴才,我大清于是乎稳定。

    龚自珍有句,“避席畏闻文字狱,著书都为稻梁谋”,此言更为文字狱有利于稳定之证据。著书立说,舞文弄墨,乃文人之本性,之恶习,动辄言华夷之辨,言驱逐鞑虏,皆不利于社会稳定之恶言。若兴文字狱,使其心存畏惧,

转而考古字,著时文,说风月,谈鬼狐,全心全意做稻梁之谋,认认真真写无聊废话,稳定局面岂不翩然而至乎?南山集案,苏报案,只嫌其少,不嫌其多也。

    (注:【读史鳞爪】作者李乔,发表于2009年第4期【随笔】,此文一共七小部分,既可合而为一,也能各自成篇。今转其一,奉献读者。其余部分或将陆续转奉。在此诚谢作者。)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老李观海  2018年8月20日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